您當前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法律護航
電子存證的未來:“區塊鏈+存證”構建 證據審查新模式

發布日期:2018-07-20

分享到: 0

基于網絡技術在人們日常生活和商業場景中的全面滲透,由此產生的網絡信息也涉及到人們生活及工作的方方面面,在豐富生活體驗和提供工作效率的同時,也引發了新的爭議類型與證據效力問題。

目前我國法律已明確了電子數據的證據地位,2012年修訂后的《民事訴訟法》將“電子數據”正式列為法定的證據類型之一[1],與書證、物證等傳統證據類型并存。且2015年頒布的最高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中對“電子數據”的范圍也作出進一步的界定[2],同年,我國的《電子簽名法》頒布,對數據電文的原件形式及保存要求作出了明確規定[3]。但是,由于電子數據存在易篡改、易毀損等天然屬性,其取證方式及證明效力問題一直是司法實踐中的爭議焦點,尚未形成統一的司法認定標準。因此,為保證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必須對其進行證據保存,電子存證業務便應運而生并飛速發展。

  1. 電子存證的發展歷程

在網絡技術支持的現代化社會運行模式下,網購的一個訂單、往來的一個電郵、網簽的一個合同都包含著重要的交易信息。電子存證最早出現在網購維權糾紛中,后來隨著電子郵件及電子合同給商業往來帶來的高效便利,企業越來越多的采用網上確認的方式進行交易,為避免電子證據在司法認定中存在障礙,從而電子存證在商務領域便得到廣泛運用。根據目前的實踐情況來看,電子存證也經歷了線下的公證處公證、鑒定機構鑒定,到線上的第三方平臺存證,再到區塊鏈存證的發展歷程。雖然方式不同,但都旨在解決電子存證面臨的取證審查困難、證明效力受質疑等問題。

電子數據作為證據使用,首先要解決的是取證審查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規定:“無法與原件、原物核對的復印件、復制品不能單獨作為認定的依據。”以電子郵件為例,當事人在訴訟中將電子郵件作打印件為證據提交法院時,若對方當事人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法院對郵件的收發主體、內容的真實性均需要審查,使得電子郵件作為定案依據難度較大,往往不予采納。法律實踐中,法院通常會要求舉證的一方在庭審中現場鏈接設備終端進行演示或提交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文件。若涉及較為復雜的電子合同簽章真實性等問題,則需要專業的鑒定機構通過原始數據提取比對等方式進行真實性鑒定,出具相應的鑒定意見。無論是公證書還是鑒定意見,法院對該類電子證據的采納,都是以公證處及鑒定機構的信用背書及專業能力為審查前提的。但因其存在成本高、響應時間長及應用場景少等問題,致使電子數據作為定案證據使用的情形較少。同時,該類機構進行取證時多在糾紛發生以后,也很難保證取證時的證據原始形態。

正是基于電子數據作為證據存在上述問題在內的使用難題,電子存證業務就有了發展的土壤。電子存證通過引入第三方平臺,對商業交往中重要的電子數據信息及操作行為能夠進行實時保存,發生爭議時可進行直接調取,從而保證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今年2月份,浙江省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就杭州啄木鳥鞋業有限公司與青田啄木鳥鞋業有限公司、北京京東叁佰陸拾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作出的《民事判決書》中,對原告提交的第三方平臺出具的存證材料類證據予以采納并對該類電子證據的真實性審查過程作出了詳細描述[4],認定該平臺存證的網頁經鑒定機構鑒定為原始文件。

隨著區塊鏈技術強勢襲來,其通過分布式記賬、加密算法、集體維護所構建的多方信任機制與電子存證存在天然的結合點。2017年10月,微眾銀行聯合廣州仲裁委、杭州亦筆科技三方基于區塊鏈技術搭建 “仲裁鏈”,今年2月,廣州仲裁委基于這個“仲裁鏈”出具了首份裁決書,雖然該裁決書內容較為簡單,但也明確論述:“鑒于本案合同(證據1-3)通過電子方式簽署,仲裁庭對各方當事人使用電子簽名進行了驗證,確認系各方當事人簽署,其行為符合《中國電子簽名法》的規定。證據4為借款發放時形成的系統數據,經合法存證,未被篡改。證據5為與上述證據相互印證。以上證據,合法有效、相互印證,仲裁庭予以采信。”

同年6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在一網絡侵權案件一審判決中,首次就區塊鏈固證、存證的方式是否符合電子數據的相關規定及該證據證明力大小的問題進行認定,并從存證平臺的資質審查、侵權網頁取證的技術手段可信度審查和區塊鏈電子證據保存完整性審查三方面進行了詳細論述,從而認為對于采用區塊鏈等技術手段進行存證固定的電子證據,應秉承開放、中立的態度進行個案分析認定。既不能因為區塊鏈等技術本身屬于當前新型復雜技術手段兒排斥或者提高其認定標準,也不能因該技術具有難以篡改、刪除的特點而降低認定標準,而應根據電子數據的相關法律規定綜合判斷其證據效力;其中應重點審查電子數據來源和內容的完整性、技術手段的安全性、方法的可靠性、形成的合法性,以及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關聯度,并由此認定證據效力。

  1. 傳統電子存證模式

與區塊鏈存證相比,公證處、鑒定機構及第三方平臺存證均屬于傳統電子存證模式,該類存證方式均是以第三方信用背書為前提。即第三方平臺基于傳統網絡技術開發存證系統,若當事人涉訴需要使用存證內容,第三方平臺自行取證或由合作的公證處、鑒定中心進行取證,并就存證內容的真實性出具意見。如上所述,對于公證處及鑒定機構出具的意見,法院通常會予以接受,但對于第三方平臺出具的意見,法院需要對該平臺存證的技術原理進行了解,結合其他證據或材料綜合判斷是否采納。

我國有關第三方平臺的法律認定僅在網絡借貸領域有相關規定,2016年8月,銀監會、工信部、公安部及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其中就明確要求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使用第三方數字認證系統,應當對第三方數字認證機構進行定期評估,保證有關認證安全可靠并具有獨立性[5]。隨之,上海、廈門及廣東等地也出臺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相關規定的征求意見稿,規定了平臺需要進行第三方電子合同存證并要求平臺根據監管部門要求提供數據。但有關第三方平臺存證業務指引與規則均未頒布。

傳統電子存證的普及,一方面減少線上締約及交易過程中糾紛的發生,另一方面即使發生糾紛,該模式下的證據提交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法院所接受,對于電子數據的各方都是一種保障。但該類平臺雖然解決了成本及效率問題,其中心化的數據存儲方式,仍無法解決數據的安全行、真實性問題。

  1. 區塊鏈存證模式

真實性是我國證據效力認定的核心原則,解決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困境是區塊鏈技術帶來的重大突破。區塊鏈作為加密的分布式記賬技術,融合加密算法、共識機制、時間戳、分布式存儲等技術解決第三方信用機制。從技術角度來講,區塊鏈解決的不是單個節點的數據不被篡改或毀損,而是使單個節點數據的篡改或毀損變得沒有意義。

有關電子證據的真實性,參考《電子簽名法》規定審查時應考慮以下因素:1.生成、儲存或者傳遞數據電文方法的可靠性;2.保持內容完整性方法的可靠性;3.用以鑒別發件人方法的可靠性;4.其他相關因素。區塊鏈所具備的分布式、去信任、集體維護及可靠的數據庫等特點,與存證審查要求天然契合。

首先,在一個分布式的系統中,數據不是存儲在一個中心化的數據庫中,而是完整分布在各個節點上,即每個節點擁有最新最完整的數據,一個節點的損毀不會影響整個系統的運作,從而使數據損毀變成不可能;

其次,數據的寫入及變動采用共識機制實現,即對系統數據的改動需要超過半數的節點確認,否則對單個節點改動無效,從而使數據篡改變難度極大,隨著節點總量的不斷增加,幾乎接近不可能;

最后,哈希運算及時間戳等技術也使篡改行為無法隱藏。交易信息經過哈希運算生成哈希值,即為一段長度為32字節的隨機數列,交易信息與生成的數列一一對應,任何變化都會導致數列發生變化,時間戳是從區塊生成時就存在其中,它對應每次交易的認證,表明數據寫入的時間,對時間戳的篡改也會導致哈希值發生變化。

正是基于以上特點,區塊鏈技術已經進入存證領域,有關應用也已落地,得到各方的密切關注。目前的一種應用模式為:在傳統電子存證模式中加入區塊鏈技術,即將存證信息上鏈,以區塊鏈的綜合性技術取代現有存在的單一技術,如有取證需要,可在線申請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書。該模式僅是對區塊鏈+存證應用的初探,尚未完全發揮區塊鏈作用;另一種應用模式為:建立以用戶、存證平臺、公證處、鑒定機構、司法機構等多方參與的聯盟鏈,各方均作為鏈上的節點實現數據存儲與共同維護,真正采用區塊鏈所提供的信用機制,解決電子證據認定難題。

  1. 結語

電子證據發展至今,無論是現有的電子存證模式,還是處于初創時期的區塊鏈存證模式,司法認定規則始終跟不上技術發展的速度,從而導致司法實踐中對電子證據的證據效力認定標準不一。區塊鏈技術發展勢頭迅猛,區塊鏈1.0時代有關數字貨幣的應用已廣為人知,區塊鏈2.0時代旨將區塊鏈技術的范圍擴展到支撐各個應用領域,隨著人們逐步認知與接受,各機構間的鏈上合作逐步擴大與深化,區塊鏈存證模式將更加多樣化的順應市場所需、服務生活所需,配套的證據審查規則也將制定,滿足司法認定所需。





[1] 《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三條規定:"證據包括:(一)當事人的陳述;(二)書證;(三)物證;(四)視聽資料;(五)電子數據;(六)證人證言;(七)鑒定意見;(八)勘驗筆錄。"

[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電子數據是指通過電子郵件、電子數據交換、網上聊天記錄、博客、微博客、手機短信、電子簽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儲在電子介質中的信息。存儲在電子介質中的錄音資料和影像資料,適用電子數據的規定。"

[3] 《電子簽名法》第五條規定:“"符合下列條件的數據電文,視為滿足法律、法規規定的原件形式要求:(一)能夠有效地表現所載內容并可供隨時調取查用;(二)能夠可靠地保證自最終形成時起,內容保持內容保持完整、未被更改。但是,在數據電文上增加背書以及數據交換、儲存和顯示過程中發生的形式變化不影響數據電文的完整性。”第六條規定:“符合下列條件的數據電文,視為滿足法律、法規規定的文件保存要求:(一)能夠有效地表現所載內容并可供隨時調取查用;(二)數據電文的格式與其生成、發送或者接收時的格式相同,或者格式不相同但是能夠準確表現原來生成、發送或者接收的內容;(三)能夠識別數據電文的發件人、收件人以及發送、接收的時間”。

[4] 《杭州啄木鳥鞋業有限公司與青田啄木鳥鞋業有限公司、北京京東叁佰陸拾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經審查,本院認定如下:……證據六、八、九能相互印證,證實電子數據存證云取證與固定系統的著作權人為廈門市美亞柏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并由福建中證司法鑒定中心負責運營;福建中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報告系具有合法鑒定資質的鑒定機構所出具的鑒定結論,被告青田啄木鳥公司沒有證據反駁該鑒定結論,故能證實2017年4月12日被告青田啄木鳥公司在被告京東公司的銷售平臺上的銷售網頁的宣傳中使用“啄木鳥”三個字,本院予以采信;……本院認為:2017年4月12日8時56分至58分,原告杭州啄木鳥公司通過存證云提交網址為…的十三個網頁存證申請,然后由存證云服務器對該網頁進行即時證據固定。經福建中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其從專用管理后臺提取待檢網頁存證時的日志,日志中記錄的存證文件生成時的SHA-1值與本次鑒定下載的文件SHA-1值一致,存證的文件為原始文件。故鑒定結論中該十三個網頁內容即為2017年4月12日8時56分至58分原告杭州啄木鳥公司通過存證云固定的網頁內容。”

[5]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各方參與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需要對出借人與借款人的基本信息和交易信息等使用電子簽名、電子認證時,應當遵守法律法規的規定,保障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及電子簽名、電子認證的法律效力。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使用第三方數字認證系統,應當對第三方數字認證機構進行定期評估,保證有關認證安全可靠并具有獨立性。”

青島市工商業聯合會青島市總商會版權所有

辦公電話: 0532-85762225

Copyright © 2012.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6009430號

博彩刷反水日赚3000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 幸运双星游戏玩法规则 (★^O^★)MG边境之心_电子游艺 白小姐六肖中特开奖结果 (★^O^★)MG丛林巨兽_正规平台 江苏快3从哪里买 (^ω^)MG彩色三角_最新版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 (^ω^)MG星光之吻免费下载 河北20选5奖池金 (★^O^★)MG巨额现金乘数登陆 今晚3d开机号查询 福建彩票中心 (^ω^)MG我心狂野_最新版 (★^O^★)MG钻石帝国爆分技巧 (*^▽^*)MG小猪与狼怎么玩容易爆分